<menuitem id="apujf"></menuitem>
<div id="apujf"></div>
  • <sup id="apujf"><noscript id="apujf"><cite id="apujf"></cite></noscript></sup>
    <dl id="apujf"><s id="apujf"><thead id="apujf"></thead></s></dl>
  • <nav id="apujf"></nav>
  • <li id="apujf"></li>
    <progress id="apujf"><tr id="apujf"></tr></progress>
  • <div id="apujf"></div>
    <sup id="apujf"></sup>
  • 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產經 > 教育

    太傻之殤

    出處:教育周刊 作者:劉斯文 網編:尹文武 2019-02-28

    C2019-03-01教育周刊1版01s001

    作為一代留學生心中回憶的太傻留學,最終因為資本承壓和市場環境不佳走上了窘境。近日,A股上市公司華聞傳媒旗下子公司澄懷科技有限公司(即太傻留學)被曝陷入財務危機,有員工和學生在總部維權,太傻留學可能會啟動破產清算。作為曾經聲名鵲起的留學機構,太傻為完成對賭業績,采用過度承諾等營銷手段招攬學員,終因無法達到承諾產生惡性循環,資金鏈斷裂。而它的倒下,也折射出留學中介服務野蠻生長和競爭日益加劇的現狀。隨著行業洗牌加速,企業們如何擺脫營銷魔咒,突出重圍呢?

    深陷糾紛與虧損

    近日,針對太傻留學以“華聞傳媒總部不撥款”為由拖欠員工2-3個月不等的工資和社保一事,北京商報記者進行了追蹤報道。據悉,員工在維權后,社保已完成補繳。但關于公司讓員工提交辭職信后的賠償問題,華聞總部回應稱要到3月12日給結果。 

    北京商報記者前往太傻留學北京總部所在地天辰大廈求證,作為周末通常不休息的留學機構,記者在偌大的辦公區只見到了三名工作人員。但均未對拖欠工資、賠償等進行回應。

    “前兩天看到有他們員工鬧事,說拖欠工資和社保”,北京商報記者從大廈工作人員處印證了此前的爆料消息,網上流傳的維權照片基本屬實。除了員工維權,記者還獲悉,有學生家長稱,當時和太傻留學簽訂的合同上寫明的最后退費日期是2019年1月31日,太傻留學從年前就一直推諉說年后可以退款,但是年后當學生家長多次聯系太傻留學后,太傻留學也未給出可退費的時間。記者曾試圖聯系更多太傻留學相關負責人,但均未獲得回應。

    根據啟信寶查得,太傻留學所屬澄懷科技2018年至今發生了12項裁判文書,風險等級處于被監控,自身風險19條,關聯風險110條。

    留學行業一位資深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太傻留學成立于2001年,前身是太傻論壇,因起步早,且有眾多留學申請人在論壇分享自己的申請經驗和成功案例而逐漸被留學業界認可,雖然論壇上的內容大部分是DIY分享,與太傻本身關系不大,但隨著論壇流量增加,自然而然也吸引了一些申請人希望通過太傻辦理留學,太傻也就順勢而為,正式開展留學業務,發展成為線上最大的留學咨詢流量入口。

    北京商報記者通過梳理發現,在2013年7月,太傻留學被上市公司華聞傳媒收購,曲線登陸A股市場,也是第一家被并入上市公司的留學品牌。根據2013-2017年的財務數據,太傻留學與華聞傳媒的對賭利潤合計約3.75億元;最后實際利潤合計約3.76億元,完成率達100.51%,高于承諾金額191.91萬元。

    但光鮮的背后,是太傻留學通過“全額退款”等承諾招攬學員,為如今狀況埋下的隱患。數據顯示,在2017年,其出國留學咨詢相關業務已出現乏力,營收縮水至4634萬元,同比降幅達56.2%。2018年其未經審計的銷售額較 2017年下降44.34%,毛利同比下降了93%。不僅如此,2019年1月底,其母公司華聞傳媒發布2018年度業績預告,顯示其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虧損為38億-48億元。

    盲目沖刺為業績

    有業內資深人士談到,留學行業自2010年起進入高速發展期,但從2016年開始,出國留學人數已經趨穩,相較于之前每年15%左右的提升幅度,出現了滑坡。在市場相對穩定的情況下,其實如果對賭條件合理,比如每年在10%-15%左右的業績提升,對于留學機構來說是個可以努力完成的目標,超過這個比例,就會造成較大壓力,間接導致盲目沖刺營收的情況產生。

    “太傻留學啟動破產清算,一定程度是因為盲目提升營收,做過度承諾,但后期又未達到客戶要求而產生退費,從而惡性循環”,該人士補充道。

    據悉,在留學服務行業,為了創造營收,“學術注水、代寫文書、利用信息不對稱體現機構價值、過度承諾等潛規則客觀存在”。

    “感覺就是先給我們畫餅,申請到全球排名前50學校后的美好畫面,但是真的到了后期做申請的時候,會發現是件很難的事情,等到結果出來時,就會糾結去不去,因為等到明年重新購買的時間成本也很高”,曾在太傻留學做過服務的汪先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我最后選擇的是自己DIY申請的加拿大一所音樂學院,其實很多中國學生覺得申請是一件繁瑣且困難的工作,尤其是申請文書,大多數學生和家長沒有獨立撰寫文書的經驗,似乎社會上也比較難找到優質的、公益性的指導機構,所以就會全權委托留學機構,申請材料的包裝也成了所有留學機構的重要服務項之一。而機構一旦為了業績幫你‘夸大’了申請材料,即使僥幸被成功錄取了,也可能面臨被退學、留級等等。還有一部分被忽悠去了野雞大學,大學學歷不被承認,都是很大的打擊,所以我寧愿自己DIY”,汪先生補充道。

    據了解,市面上不少機構稱自己會根據不同學校的特點及偏好有針對性地為學生撰寫文書。但其中存在的問題是,由于很多中介的前期銷售人員和后期服務人員是兩個不同的團隊,學生和文書撰寫人員缺少溝通,由中介文書團隊代筆的申請文書就可能出現模板化、批量化、與實際不符等情況。

    服務和口碑是關鍵

    事實上,太傻留學的今天,華聞傳媒早在幾年前的年度報告中就已預測到。報告指出,隨著留學市場的增長,市場的參與者將不斷增加,競爭日益激烈,行業經常出現惡性競爭,導致消費者信任度逐年下滑;且部分海外院校在國內開設了辦事處或代表處,使國內留學申請者可以直接和學校溝通聯系,搶占留學服務企業的市場;以及教育國際化帶來海外游學及中外合作辦學,學生的留學渠道逐漸豐富。尤其繼2017年關于出國留學機構的中介資質認定取消之后,留學中介市場主體的準入門檻降低,眾多“無證經營”的中小型留學服務公司入局,角逐更加白熱化。

    據上文的資深人士透露,目前留學市場上,之前的頭部機構主要包括新東方前途出國、啟德、金吉列、新通和澳際,其中后兩者已逐漸掉隊,一批后起之秀包括藤門教育、留學360等逐漸崛起。

    就新東方前途出國來說,其依托于新東方這一金字招牌,在市場資源方面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在團隊方面因為人員結構相較其他機構比較復雜,導致人工成本高。而金吉列留學的獨有資源是一批退休的教育部前駐外教育參贊,但隨著網絡信息的普及,教育參贊相對滯后的留學信息已經很難滿足現階段申請人的需求,另外近年來金吉列一直頻繁傳出被收購的消息,導致核心高管團隊包括VP和各分公司總經理人員變更頻繁。

    “如果說洗牌期,其實更多開始考驗每家機構的運營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的時候到了”,該業內人士強調。未來留學機構的發展方向主要是服務精細化以及口碑推廣。留學服務精細化主要體現在每一步服務流程都更標準,同時在更多環節提升客戶體驗。口碑推廣是目前網絡大環境下最有效的市場資源獲取形式,所以各家機構要做的是培養自己的優秀留學顧問團隊,這才是保證客戶整個服務流程滿意的最重要環節,也是能夠產生口碑推薦的根本因素。

    北京商報記者 劉斯文/文并攝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名门彩票真的假的
    <menuitem id="apujf"></menuitem>
    <div id="apujf"></div>
  • <sup id="apujf"><noscript id="apujf"><cite id="apujf"></cite></noscript></sup>
    <dl id="apujf"><s id="apujf"><thead id="apujf"></thead></s></dl>
  • <nav id="apujf"></nav>
  • <li id="apujf"></li>
    <progress id="apujf"><tr id="apujf"></tr></progress>
  • <div id="apujf"></div>
    <sup id="apujf"></sup>
  • <menuitem id="apujf"></menuitem>
    <div id="apujf"></div>
  • <sup id="apujf"><noscript id="apujf"><cite id="apujf"></cite></noscript></sup>
    <dl id="apujf"><s id="apujf"><thead id="apujf"></thead></s></dl>
  • <nav id="apujf"></nav>
  • <li id="apujf"></li>
    <progress id="apujf"><tr id="apujf"></tr></progress>
  • <div id="apujf"></div>
    <sup id="apujf"></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