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apujf"></menuitem>
<div id="apujf"></div>
  • <sup id="apujf"><noscript id="apujf"><cite id="apujf"></cite></noscript></sup>
    <dl id="apujf"><s id="apujf"><thead id="apujf"></thead></s></dl>
  • <nav id="apujf"></nav>
  • <li id="apujf"></li>
    <progress id="apujf"><tr id="apujf"></tr></progress>
  • <div id="apujf"></div>
    <sup id="apujf"></sup>
  •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際

    韓國亮紅燈 預警全球經濟

    出處:國際 作者:陶鳳 肖涌剛 湯藝甜 網編:王巍 2019-01-23

    8(文在寅)

    未標題-1 拷貝

    “經濟”一詞在韓國總統文在寅的新年致辭中出現了27次,但韓國經濟還是亮起了紅燈。數據顯示,2018年韓國國民生產總值(GDP)實際增長2.7%,創下六年來新低。盡管各方對增速下滑早有預期,文在寅政府也將2019年的工作重點指向了經濟領域,但隨著全球貿易局勢仍未明朗,加之國內就業環境惡化,文在寅讓“韓國經濟騰飛”的口號后面還打著一個大大的問號。而隨著這只全球經濟“金絲雀”的歌聲漸弱,一種預警也已經隱隱響起。

    出口就業雙輸

    韓國中央銀行韓國銀行1月22日發布數據顯示,2018年,韓國GDP在剔除物價變動影響后,僅增長2.7%,創下2012年以來、時隔六年的最低水平。

    在韓國銀行看來,出口的疲軟可能是韓國2018年經濟增速放緩的主要原因,由于半導體等電子設備的出口減少,出口下滑了2.2%。

    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此前發布的初步統計數據顯示,韓國2018年12月出口意外同比下滑1.2%,之前分析師們預計為增長2.5%。

    遼寧大學東北亞研究院、察哈爾學會研究員李家成指出,作為對外依存度高的外向型經濟體,周邊環境和全球貿易形勢對韓國影響很大。中美兩國分別是韓國第一大和第二大出口市場,受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影響,兩國制造業不景氣加劇,這對韓國出口造成了沖擊。

    但韓國經濟寒冬并不能全歸咎于周邊局勢。文在寅政府在國內推行的經濟政策也是“元兇”之一。李家成向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文在寅上任后主推“收入主導增長”的經濟路線,大幅上調了最低工資標準,這對用工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來說,打擊巨大。

    韓國就業網站Alba Call的一組調查數據顯示,有92.7%的個體工商戶回答稱,提升的最低薪資將影響其經營:其中17%的店主表示將考慮裁減現有打工人員,而7%的店主甚至考慮將關閉自有店鋪。企業用工成本上漲導致雇工意愿下降。10月是韓國的傳統招聘季。2018年10月,韓國就業人口共計2709萬,相較上年同期僅增加6.4萬。這是自2013年以來10月凈增就業人口首次少于10萬。

    施政重心回歸經濟

    對于國內經濟紅燈頻閃,文在寅也感受到了壓力。據統計,在2019年的新年致辭中,文在寅共提及27次“經濟”、13次“創新”、10次“企業”和6次“就業崗位”。

    實際上,自上臺以來,韓國國內就有批評聲指出,文在寅重外交、輕經濟。在2018年新年賀詞中只提及了3次“經濟”,而有6次提到“和平”,4次提到“朝鮮”。

    雖然文在寅的外交努力也有經濟方面的考慮,例如推動旅游業、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的合作,拉動經濟增長。不過,李家成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南北經濟合作仍停留在紙面上,美國的制裁依然沒有取消,要想落地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尚需時日。

    而在新的一年,文在寅提出,“我們需要新的產業政策,以開辟創造價值的‘創新’克服我國經濟的結構性局限”,爭取2019年讓韓國經濟騰飛。“我們將正式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基礎——數據、人工智能、氫經濟、智能工廠、自動駕駛汽車等創新增長投入預算。”

    2018年12月,韓國政府宣布聯合本國三大通訊運營商,在部分地區提供5G商用化服務,這也是新一代移動通信服務在全球首次實現商用。去年12月3日,韓國產業通商部發表新一輪扶持措施,支持并鼓勵在境外設立工廠的韓資企業回韓國辦廠興業,提出將為把所有生產設施遷回韓國的企業提供最高100億韓元的補貼。

    但是,李家成分析稱,大企業投資拉動新增長屬于短暫性刺激。實際上,像三星、大宇等財閥本身也面臨著諸多問題。對于企業回遷,一項媒體調查顯示,受訪韓國企業中,96%的企業明確表示“無意將現有產能遷回韓國”,而僅有1.3%的企業表示“愿意積極考慮遷回產能”。

    金絲雀效應

    17世紀,英國人將金絲雀放入礦井,對空氣質量進行檢測,如果金絲雀停止唱歌,那么意味著空氣已達到致人中毒水平。雖然殘忍,但充滿警示意味。而今,在全球經濟的礦井里,作為最早披露上月經濟數據的國家,韓國成了這只歌聲漸弱的金絲雀,也成為經濟學家眼中經濟衰落的預警信號。

    披露時間早只是一方面,讓華爾街懼怕韓國金絲雀的是出口指標。雖然韓國經濟體量不算大,但其出口的商品種類比較豐富,從石化到電子、手機等,且出口的對象包括中國、美國、日本等貿易大國,因此其出口的波動被視為其主要貿易伙伴經濟狀況的“晴雨表”,也意味著全球消費需求的強勁與否。

    這不是韓國首次預警。早在去年5月,韓國出口就出現了兩年以來的首次負增長。彼時,美銀美林指出,這也意味著全球經濟增長和企業盈利都來到危險邊緣,這對全球市場來說都很不妙。而在本月早些時候,韓國央行行長李柱烈就曾對全球經濟放緩和貿易局勢表示出擔憂。

    雖然因為一只金絲雀就“唱衰”全球經濟過于絕對,但面對目前貿易形勢和各國層出不窮的難題,就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也難以樂觀起來。IMF于21日發布了最新《全球經濟展望》報道,以“全球擴張趨弱”為題,并分別下調2019年、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0.2個和0.1個百分點至3.5%和3.6%。這也是繼去年10月,IMF兩年內首次調降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之后的再度下調。

    “前景的風險已經超出了此前預測中所考慮到的水平。”IMF給出的理由不止貿易的不確定性,包括美聯儲的不斷加息、歐洲央行退出量化寬松購債計劃、英國無協議“脫歐”等等。IMF認為當前的融資環境已經從去年秋季以來收緊,且公私部門的債務處于相當高的水平。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肖涌剛 湯藝甜/文 李烝/制表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名门彩票真的假的
    <menuitem id="apujf"></menuitem>
    <div id="apujf"></div>
  • <sup id="apujf"><noscript id="apujf"><cite id="apujf"></cite></noscript></sup>
    <dl id="apujf"><s id="apujf"><thead id="apujf"></thead></s></dl>
  • <nav id="apujf"></nav>
  • <li id="apujf"></li>
    <progress id="apujf"><tr id="apujf"></tr></progress>
  • <div id="apujf"></div>
    <sup id="apujf"></sup>
  • <menuitem id="apujf"></menuitem>
    <div id="apujf"></div>
  • <sup id="apujf"><noscript id="apujf"><cite id="apujf"></cite></noscript></sup>
    <dl id="apujf"><s id="apujf"><thead id="apujf"></thead></s></dl>
  • <nav id="apujf"></nav>
  • <li id="apujf"></li>
    <progress id="apujf"><tr id="apujf"></tr></progress>
  • <div id="apujf"></div>
    <sup id="apujf"></sup>